玩伴

耐得住繁华见真淳,守得住云开见月明。

也许我在斑斓世界迷了眼,从未看清心中真正住着的,是我那不起眼的玩伴。

还稚嫩的时候,作业很少,放学回家后是很清闲的。八岁的时候,我就遇到了粘土。小孩子的心有时很容易满足,那么明亮的,七彩的几盒,以及小配件与图样,就可以忙活一下午。尤是长假最能显其重要,无事可做,故事看厌了,便可以拿出来做任何我喜欢的。

一颗小童心是很可爱的,它有着各样的奇思妙想。第一次和我的玩伴玩,就很喜欢将它们各个颜色各取一坨,全部提一起,团成团,捏成各样,使之均匀。然后妈妈就要叫了:“啊呀,这是什么?”低头一看,这一团粘土变成了黑不黑,紫不紫的怪模样。然后我看看妈妈,又看看手中,歪头想了想,一眨眼睛,动起小手将它放下,又搓成细长的一条,禁不住笑地慢慢绕上一圈,绕上一圈……妈妈就这样看着。我停住手,捂着嘴,眼睛笑得眯起,叫着:“便便!”妈妈就嫌弃地吐了一下舌头,我就哈哈大笑起来,然后妈妈也笑了。欢乐,被阳光搅散到各处,暖融融的,十分温馨。

大些了,我不再胡闹,而是做艺术品一样,不用教,自己摸索着做。一会儿做只熊来,一会儿做只长颈鹿,还总爱不同寻凡的弄点彩蛋,小熊的手背在身后上面拿着一朵玫瑰,长颈鹿的尾巴上卷着一颗爱心,诸如此类,更加生动有趣。也爱做些甜品,不欲吃,可看即好。带着它们去父母那儿,自豪地一伸手,听到一声赞叹,便鼻子都要长长一点,雀儿一般蹦走了。

燕来燕去,堂前花落了一地,云光交错间,太阳起又落。我仰头看着水变成云,又变成雨。粘土陪伴着我多少季,又在电视节目与作业愈加丰富时,从我的人生舞台中退了场,在记忆的海滩上搁浅。

很久以后,在某个落满灰尘的柜台,我发现了一只粘土做的小熊,它脏兮兮却目光炯炯。看着看着,我突然动容了,心又一起活跃起来。

一直以为电视才是值得被珍视的,是我一直没有分清。人的一生想要的太多。

我忘了它,它却在时光中伫立,哪怕落满灰尘。

从前,都是它陪我玩,它是我的玩伴,它欢喜了我的童年。

现在,我是否也能陪伴它?拾起童心,拾起创造力与奇思妙想?

以后,我,是你的玩伴,耐得住繁华,弃得了喧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