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朵花,开满我的记忆——刘演恒

爷爷喜欢养植物。
说是养植物倒不如说是养花。他养植物视乎就是为了那植物开得花。于是,淡粉的桃花,金黄的迎春花,玫红的山茶,白里透红的柑橘花,火红的石榴花,乃至普普通通的丝瓜花,他都喜欢。而其中,他最喜欢的,倒是那黄色的丝瓜花了。
也许是因为他喜欢妈妈做的丝瓜汤吧。丝瓜汤汤汁略显清澈,一碗下肚,顿时神清气爽。吃完后,他又喜欢给他拿两三藤丝瓜浇浇水,看看它们开的花结的瓜;有时,他还会招呼我去,与他一同赏丝瓜花。
每每花开,爷爷都会额外高兴,想必这也是他的“劳动果实”吧。
每次结丝瓜,家中的餐桌上便必有丝瓜汤,能吃到自己的“劳动果实”,这也是一种幸福吧。
于是,这本不起眼的丝瓜花,便占据了我童年的味蕾。
虽然吃得多了,可我对这丝瓜和丝瓜花却实在喜欢不起来。我不喜欢喝这丝瓜汤,它的味道实在太清淡了;我也不喜欢这丝瓜花,千篇一律的黄色,一点也不好看。所以,每次爷爷叫我去看他种的丝瓜,我总是表现得不耐烦。爷爷见此,也不生气,乐呵呵的自顾自去看了。
又一次,爷爷叫我去看他种的丝瓜花,我一听,便不乐意了,隔壁的小伙伴还叫我去骑自行车呢,我怎么么能耽搁呢。爷爷叫住我,拉我到他身边坐下,他不紧不慢的说到:“你看,这丝瓜藤,若是长在墙角,就没有了阳光,没有了养分。于是它一点一点的往上爬,日积月累,终于爬出了墙头。所以,你看,这丝瓜花也是阳光的颜色啊。”我虽然不是很懂,也点了点头。爷爷笑了,我也跟着笑了,半懂不懂间,我与这丝瓜花视乎拉近了距离。
如今,我依旧不太爱喝那清汤寡水般的丝瓜汤,不太喜欢丝瓜花那千篇一律的黄色。但是每当看到它,我便想起爷爷说的:“你看,那丝瓜花就是阳光的颜色啊。”
于是,那不起眼的小花朵,带着对爷爷的思念,便开满了我的记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