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朵花,开完我的记忆——程紫琪

在我记忆的花园中,开着各种各样美丽的花。经过岁月的考验,他们都已慢慢凋零。可唯有一朵花,它是那么顽强,那么美丽,开满我的记忆……

“只要你需要、只要我能做到、我就一定办好”。母亲如是说。

记得是上学期,天气很冷,中午一放学,我就裹紧了校服,抱紧了胳膊,心里惦记着在教室楼下等我的母亲。

我本是满心欢喜,谁知她见到我的第一句话竟是:“你校服上的拉链怎么没拉?”略带生气的责任,就像往我头上泼了一盆冷水。

“拉链坏了,不好拉。”我有些不悦地回答她。

可她就像没听见似的,立马放下手中的东西伸来拉拉链。拉链头投入小孔,却在她满怀希望时,毫不留情地蹦开。拉链齿张牙舞爪,就像一个阴谋得逞的孩子。“没事的、没事的、下星期把另外一件好的带过来。”她安慰我说。

回到家,只见妈妈拿来一块香皂,一只手握着香皂的一端,另一只手稳住拉链齿,滑动着香皂。“穿上、再试试。”但这一次,拉链齿还是蹦开了。妈妈的眼神顿时黯然淡下去,我也有些恼火,索性把校服一脱,扔给她,随她怎么捣鼓。

“咯哒、咯哒”家里发出了刺耳的声响。我偏头去看,只见妈妈正在咬着拉链头。

“妈!你在干嘛?”我一惊。

那拉链头斑驳着生锈迹,我拉着都嫌弃,可母亲却用嘴去咬它。“是拉链头一边开口太大了,就把它咬紧点喽。”她轻快地说,我的心却久久难以平静。

“来,试试!”我雀跃着。那拉链齿乘乘聚拢,温暖被牢牢锁在心里。“只要你需要,只要我能做到,我就一定办好。”母亲如说。

我的喉咙里突然有种酸水倒流的感觉,有点想哭,但我忍住了。我只是默默扭过头来,轻轻地说了声:“谢谢。”

妈妈的那句话,温暖着我、感动着我、就像一朵花,开满我的记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