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刻,我流泪了

那一刻,我流泪了。
我的曾祖母是个和蔼可亲的老人,小时候的我总以为会有很多时间陪伴她,却忘记了死的残酷。
曾祖母去世了,我对此只是感到惋惜。
那天,我从城市返回老家,找到了童年时与曾祖母一起度过闲暇时光小屋,小屋已经很破旧了,陈旧的木头在被推开的瞬间发出了吱吱的呻吟,倚靠在门边的小板凳也只是委屈的站在那儿。小屋依旧在,只是它早已失去了往日的生机。
再次推开一扇木门,是曾祖母的寝室。寝室小,只容得下一张小床和一个床头柜,柜上还有一个浅褐色的罐子,上面早已落满了灰尘。我知道,罐子里面装着纽扣,想必那上面的檀香和金属味早已随着曾祖母永远地睡去了吧。
我痴痴地看看这罐纽扣,总觉得在自己记忆深处似乎少了些什么。
罐子依旧如初,纽扣仍安静地躺在浅褐色,它们的罐子里。这时,记忆的洪流涌上心头,我的心已不再平静。
“太奶奶,衬衫的扣子掉了,能帮我补一下吗?”那时的我用稚嫩的声音说。曾祖母笑着接过我的衣服,用粗糙的双手拿出了那藏在矮小的床头柜中的浅褐色罐子,将里面的扣子倒在床上,它们绽放出一种迷人的光泽,就像是落入凡间的星星。曾祖母吃力地弯下腰,在柜中摸索着线。曾祖母仔细地将线穿好,浑浊的眸子此刻变得如繁星般闪耀。她一边缝,一边欣慰地说:“要是有什么衣服的扣子掉了,记得让太奶奶帮你缝啊。”
扣子倒是缝好了,但是心灵上的创伤又有谁来补呢?如今,曾祖母不在了,又有谁来缝补呢?
刹那间,我的眼泪浸满了双眸,眼前那平静的罐子变得模糊起来。我闭上眼睛,眼泪便顺着脸颊滴落下来,那泪珠洗净了地板上大约一个纽扣大小的地方。我仰天看着天花板,努力让眼泪回去,课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珍珠似的,不停地流淌。我跑到一块布满灰尘的镜子前,隐约可以看到,我的眼角旁留下了泪痕。
如今,我找回了它,找回了那段记忆,找回了曾祖母藏在纽扣里的爱。
那一刻,我潸然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