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朵花,开满我的记忆—–兰鑫炎

偶入阳台,再次见他,还是那般模样。
每当有人问我的姓氏,父亲总说“兰花的兰”,那时我不懂事,嫌这太过女子气。一次,又有人问我的姓氏,我便迟疑了很久。蓝天的“蓝”?我自问着,不对不对,我摇了摇头:“兰花的兰”,我半天才吐出这四个字,那个人笑了笑:“好姓氏,兰花象征君子,你可要对得起这姓氏。”我似懂非懂,点了点头。
长大了,读的书多了,偶然读到此句,大为激动——“兰之味,非可逼而取也。盖在有无远近续断之间,纯以情韵胜。 氲氲无所,故称瑞耳。体兼彩而不及于色,令人览之有余,而名之不可;即善绘者以意取似,莫能肖也。其真文王,孔子,屈原之徒,不可得而亲,不可得而疏者耶?”未想这兰花竟是这般君子风骨,我心中扬起了一番敬意。
人生真是由一场场巧合凑成的,母亲从花鸟市场买了一盆兰花,十分娇小,摆在阳台上,我刻意使他远离其他花,怕其它花沾污了他的素洁。
我常挂念着这兰花呀!浇浇水,谈谈话,我把他当做了自己,我把自己幻想成兰花,他成了我做人的准则。兰花,君子一样啊!
在阳台上,兰花自然不是最引人注目的。但他依旧是那样开着,月光下,他白中透兰的瓣儿仿佛在扇动,我会与他夜谈,“兰花君子呀,你告诉我,怎样做到君子的境界?”他扇动了,映射些许月光,我认真听着,他仿佛在说:“心胸坦荡者,君子也;心怀国家者,君子也;淡泊名利者,君子也……”。我似乎是懂了,嗅了嗅他,当做是晚安,夜中,他仍然散发着清香。自此,何为君子在我脑中烙下了。
一日,雨不觉地下起,渐渐大了,兰花刚刚还在阳台外晒太阳呢。我冲进阳台,而眼前一切又使我震撼,兰花那娇小的身子,迎着雨,挺直了腰……
我终于明白何为君子了。
兰花,君子呀!开满了我的记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