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朵花开满我的记忆——潘映羽

记忆深处,那朵花亦生生不息。
“牛哞牛哞,做饼忙婆……”记得小时候我肠胃不好,时常肚子疼,外婆便一边轻揉着我的肚子,一边哼着这首歌谣。她的词似乎并没有什么意义,却总能让我狂躁不安的内心得以平静。
一个冬夜,在所有人都酣睡的时候我的胃又开始一阵阵的地收缩疼痛。我强忍着疼痛蜷缩在被子里,冷汗从背上直冒出来,外婆伸手拿来随时备在床头柜上的胃药给我服下。那种猛烈的疼痛感在消减,却还是因不舒适而辗转难眠。突然间,我感受到一只温暖而又粗糙的大手紧贴着我的肚皮,那种从掌心传出的炙热在我的身体中蔓延开来,一直到胸膛。黑夜中,我看不到她的神情,却能深切的地感受到她的担忧,她将我小小的手包在掌心中越攥越紧,丝丝的细汗打着旋。那熟悉的歌谣声又在耳畔响起来:“牛哞牛哞,做饼忙婆,婆婆佛来,饼饼白霉……”外婆的声音在此刻是轻柔的,一个一个字饱含着祖孙俩的深情,在我幼小的心灵深处埋下花种,然后又盛开,在我受伤之时,那朵花盖住伤口,让脓疮变为花香。
我的胃不疼了,慢慢地倚在外婆的肩膀上昏睡过去。在睡梦中,我还是能隐隐约约地听到歌谣,听到外婆那略显沉重的呼吸声。
每当我听到这首歌谣时,我就觉得身体中一处空虚的地方被塞得满满的。后来,我清楚地明白是外婆对我的爱与关怀如同一朵花盛开在我的心中,那花永不枯萎,竭尽她的心力护着我稚嫩的心灵长大,如同守护神一般。
有一首童谣如一朵花,开满我的记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