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伴 吕虞蕊

 

外公,一位我非常敬畏的,老人。同时也是我最好的玩伴。

小时候,常于泥巴打交道的我,总爱把自己画成花猫,然后躲在外公后面,突然一蹦出来,吓他,他也怪配合的,每次都好像被吓得不轻的一样,而此时的我呢,当然是幸灾乐祸的捧着肚子笑,不知何时一只温暖的大手把我抱起来,扛在肩上,一边责怪我不像个女孩子,一边娴熟的给我打水洗脸,阳光下一大一小,好融洽。

泥巴在我童年算得上什么?说起来也是命大,那日我穿着新裙子踱步在水沟旁,也不知哪来的主意,也许我就是爱走不寻常的路吧,竟将两腿叉开,一左一右的向前移动,就好似螃蟹一样吧,越往前走越艰难,水沟越来越宽,腿好难受,我故作镇定,安慰自己这点困难算什么,一会就过去了一个脚滑就这么下去了,还好我机智的用手撑着,头昂着,样子不能用语言形容,生动地说像个田鸡,“呦,这怎么有只这么大的田鸡啊,晚上可以喝汤了啊!”我当好累,不想说话,只是一个劲的掉眼泪,豆大的眼泪早已打湿我的衣领,“外公,救命啊!我要掉下去了,衣服要脏了,会被骂的!”用尽所以力气喊了出来,只见他笑嘻嘻的放下手中的镰刀和菜,那双手还是刚劲有力,还是他扛着我,风中,阳光下,一老一小。。。。

上了一年级“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外公开始用这句话教导我,年幼的我并不太明白,这深奥的词语使我迷茫,它比起那些易懂的动画片,差距真的太大了!

“浮云一别后,流水十年间。”转眼我大了,外公老了,这句老掉牙的话还回荡在耳边。。。。终于有一天我忍不住的问外公这是啥意思?只见他扶了扶了老花镜意味声长地说到“我们不要爱慕荣华富贵,而应爱惜少年时光,你正是一个少年,应当好好学习,因为这是你唯一的出路。长大以后不用像外公一样种菜,待在大棚里,你说是不是?”外公的回答使我吃惊,我并不知道他竟懂得这么多。昔日那个爱和我玩的外公,是怎么了?

也许玩伴并不只是陪你玩吧,有时候默默在身后为你加油,给你一些人生大道理的人,才是最好的,玩伴。。。

又是阳光下,一老一小,走在路上,和我的“玩伴”一起回忆往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