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三首歌的感动———胡炀炀

今天的班团课充满惊喜,又有那么些奇异的伤感。

没有严肃的班级问题,没有高深的励志事例。今天的班团课,只有同学间的脉脉温情。

一首《北京东路的日子》,用流淌的乐音追忆学生时代的记忆,用悠悠的轻唱洇染绵绵的无奈。好像是一只船在范特西的波浪里越漂越远。

想想,我又能在这里收集多少时间的回忆?弹指间,就不知被什么推挤到了前线。面对前程,茫然无知,我真的不想离开这里,真的不想长大,却要踉踉跄跄地向前跑去。

单在讲台前抿着嘴,却难掩笑意,羞涩的像个孩子。光影恍恍,竟想起那件听来令人忍俊不禁,细想却隐隐难过的事来。

那天的物理课时,单在桌肚里摸东西,恰好被叶老师看到。

干什么呢?

没,没什么。

东西拿出来,不用我帮你拿吧。

终于,单犹犹豫豫的从桌肚里掏出一瓶强生婴儿润肤露。

哄笑声声。

待安静后,叶老师说:“在你们还是学生时,还会有这样逗的人,但等你们参加工作后,就没有那么多笑点了…”

后来,他就没有再说。

但我知道,所以要好好珍惜呐。

“开始的开始,我们都是孩子…”大把大把的时间厮混在一起,什么都玩,唯独忘了珍惜。

“可惜谁都忘记谁的名字。”这大概是长大后的我们都忘记的东西。

所以那种奇艺的伤感,就慢慢的长出来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