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伴——蔡星月

槐花新雨后,柳影欲秋天。

五月槐花飘香,行人纷纷驻足观赏。小区的槐花开了,扑鼻的香气又勾起了我儿时的回忆。

在我的家乡,村口就有一棵槐花树,年年此时,村上的孩童就聚集在这,将村口围个水泄不通。它见证了一代又一代的孩童长大成人,亦是我们最好的玩伴。听爷爷讲,这槐花树自他出生就在这了,岁月轮转,它已成了如此粗壮。不错的,正值五月,这棵槐花树似一把撑起的伞,每一个分枝都托着洁白无瑕的槐花,密密匝匝,向天空延伸。雨后,空气中弥漫着槐花的芬芳,在绿叶的衬托下,每一朵槐花都愈加白亮。清风吹过,残留的雨珠滚落,顺带卷走几朵槐花,小巧玲珑的槐花,这时恰如凌波仙子在水上翩翩起舞。

浓烈的槐花香,随着风儿飘进村上每一户人家,将顽皮的孩子们引出来了。成群结队的,他们笑呵呵的向村口走去。我也不例外,拽着哥哥来到聚集地。

抬眼凝视,满树槐花个个都极为新鲜,晶莹的水珠点缀其上,阳光斜照,熠熠生辉。看得入了迷,伙伴们不知不觉间已围拢过来,坐在槐树下你一句我一句地聊着,笑逐颜开。我心系槐花,偶尔采一朵槐花放进嘴里,含着,甜甜的槐花蜜在口中化开,让人回味无穷。乡村的姑娘们一手挚篮,一手采花。槐花用处甚多,人尽皆知。入菜亦好,尤其是槐花糕。孩子们总能在宜人的五月尝上它,大饱口福。玩累了,我们就跟着年轻姑娘一起采花,但我们耐不住槐花的诱惑,顺手采一朵,就塞进嘴里,先一步尝了甜头,所以常常是采的还没偷吃的多。男孩们可就皮了,常顺着枝干往上爬,但槐花树皮粗糙,爬到一半就滑下来了。他们哪能服气,便经常伤了槐花。幸好有时光弥补槐树的伤疤,不然可够让人心疼的。

生命的长河是无止境的,渐渐的,从孩童到少年再到青年,童年成了我们永恒的回忆。我早已走出家乡,来到了大城市。年年返回家乡,都还时常去到村口,在树下默默凝视。仍童年回忆在脑海中放映。

这棵槐花树,承载了我们美好的童年回忆,是我们永远的玩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