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边风景独好——潘映羽

生命好在无意义,才容得下各自赋予意义。
不同的景致在各色的人眼中又被赋了不同意义。
“太太出车祸了”妈妈冷不丁地冒出一句。因事发突然,我的内心那片平静的湖面似被投了个石子,激荡起了波澜。
医院里,她倚坐在病床上。弟弟轻轻用小手抚摸着她那条被截去了半条的腿,奶声奶气地问:“痛不痛啊?”太太笑了,有气无力地说:“现在不痛了。”
太太的脸焦黄,那满头的银丝更显沧桑。我不忍心看她。便努力地将自己的视线移到窗外。这附近有不少的花,正值盛开的时节,却被前几天的一阵大雨打得支离破碎,失去了生机。突然间,一簇孤傲地挺立在枝头的花吸引了我的注意力。也是那么零散的几朵,白嫩嫩的,却不若其它花那样耷拉着头。“那是木香花。”太太顺着我的目光看了过去,一下便认出了那是什么。
果然是木香!木香大概是花中随遇而安的典型代表了。在零下20度的环境下依然能存活,它不挑剔环境,生而便是为了迎接大自然的残酷考验。它沿着墙生,能攀六米高,那细长的枝杆,撑着它往上爬。
木香花小小的,不起眼,却也有属于自己的傲气。风雨过后,百花暗淡,它悄然爬上枝头,用残缺的躯干昂首迎接明日的阳光。
万物萧条,这边风景独好。
“喜欢那花吗?”太太问道。我微微地点点头,如此这般顽强,怎能不令人折服!她又接着说:“我身上也藏着一朵木香花,知道在哪儿吗?”纯白的病服一览无余,连口袋都没有,我不知道它能藏在哪儿,我摇头,她眼睛放出了光,伸出一只干枯的手指,狡黠地冲我笑笑,然后指着自己的心口说:“这里。”那一刻,我猛然意识到:也许,太太比任何人想象的都要坚强。
子女们心痛老太太,不知流了多少泪,最勇敢的却还是她。所有人都担心她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但心里看开着木香花的人是痛过就没事的。
我望着太太恬静的微笑和那木香花,美好而又温馨。
纵是历经风雨,也无所畏惧。打霜的花也能抬头,尽管其它的花不愿振作,也要享受自己这边独好的风景。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