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边风景独好—蔡星月

燕美在高空中,花美在绿丛中,话美在道理中,人美在劳动中。

清风吹,船儿飘,渔民乐在怀。

劳动节假期,我随父母来到常熟,一览滨江风光。夕阳西下,落日的余晖洒在忙碌的港湾,远行归来的货轮铺满海面,愈渐清晰。碧波荡漾,加之光辉点缀,波光粼粼,似是铺着层金子。江面时而传来几声汽笛声,那是船员归港的信号,远眺,船上偶有几人走动,无一不是匆忙之色。黄昏时刻,该靠岸了,他们都忙着停船。

我第一次近距离看船,见其七八米长,三四米宽,都觉是庞然大物,但船员齐心协力,却将它制服得十分顺从。江边是新起的建筑工地,这时候正是工人下班之时。“老杨走不走?”一位穿着迷彩服的工人骑在电瓶车上,向远处呼喊。“走,你载我?”片刻间,从远处走来一个人,手里提着大水瓶,头上顶着安全帽,灰头土脸的,却露出了纯真的笑。“那当然,快上来。”于是,两人便骑着车沿着滨江大道一路前行,车上时而传来他们的说笑声,望着远去的劳动工人,我心却并不难过。他们苦吗?苦!当然苦!但他们竟然露出如此纯真的笑,是为何?

转视,硕大的船只上,一名船员或许是想到了下班后的清闲,心生喜悦,一边不停收拾家伙,一边亮开嗓子唱道:“五一劳动节,工人不能歇,各行做贡献,共把家园建。”我噗嗤一笑,不禁乐了。这船员是得了什么喜讯,如此乐呵。反之,我想他并不在为工人诉苦,更在歌颂自己的辛勤劳动。

海风起,水流淌,船儿摇,心飞扬。余晖洒在船员身上,将他额间的汗珠照亮,他大手一挥,不以为然,那汗珠混入海水里,向前流淌。望着眼前之景,我不仅感叹好一幅劳动人民下班图,与那海景相映。景美,人更美,这边风景,独好。

滚滚长江水,我不禁释然了。劳动节,众人却在家中休息,可叹依旧有人不辞辛劳,他们苦并快乐着,他们的乐来源于家人的期盼和责任感得以满足。船只,流水,工人,让我不禁想起母亲小时教我的一句俗语:“红糖甜,白糖甜,不如自己的劳动成果甜。”

世间之美,莫非劳动所创。江边人景相映生辉,让人赞叹:

这边的风景,独好!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