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边风景独好——叶俊杰

秋风清,秋月明,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题记

秋天的晚霞将校园染得像红玛瑙,我走在校园的小径上,绥绥而行,秋日肃清的夕阳照在我身上,幌了我的眼,但依然如此舒缓,柔美。
来自秋天的风儿嬉戏着跑过操场旁的树林,毫无违和感,显得如此优雅,我的目光也定格在了那儿。
此时,树叶已是璀璨的金黄色。在夕阳的映照下,它们如金子帮黄澄,如群星般闪烁。秋天的风是顽皮的,它到处散着步,如母亲般轻柔地抚摸着人们的面庞,使人格外惬意,却一不小心碰落了秋之叶。
“唿啦……”一阵风吹来,浮动着我的衣角,吹散了我的头发,树叶如一阵烟雨般到处飞落,一棵树也光了许多。
看着树一下落了这么多树叶,我感到有些惋惜,而树叶则不然,它们“哗啦啦”地唱着歌,乐此不疲,仿佛从未意识到这是它们一生中最后的歌,抑或是它们在向大树母亲致敬。树叶仍在飘着,像散落的珍珠,夕阳透过树叶间的缝隙照了进来,染红了我与树叶。瞬间,一切变得五彩斑斓,像一群蝴蝶在我面前翩翩起舞。夕阳将树叶的影子映在了地上,星罗棋布,并在不停地跳跃着,舒展着,像一张大网环绕着我。秋叶毫无怨言,静静地飘着,在与这世界告别之前,仍执着着要留下最后一片美丽。飘落的树叶像一只只金黄的小鸟,上下翻飞。习习凉爽的秋风吹过,不时有金黄的叶子在我面前缓缓飘下,那般温柔,那般安静,那般轻盈,仿佛在守护一个易碎的梦。它们像一阵秋雨般,细细地挠在我身上,不盛不乱,姿态如烟。我感觉痒舒舒的,又十分舒服,甚至不舍拍掉落在我头上的秋叶。而其他的,安详地落在了土上,投入了大地母亲的怀抱。整个过程,是无比的舒缓,柔美,像山泉的流水;又如此的热烈壮观,像颜色鲜艳的油画,落在地上的树叶,依然如原先般璀璨,给大地铺上金黄色的地毯,妖冶如火。我不禁怔住了,即便枯萎也保留丰肌清骨的傲然!
不由地,我想起了我爷爷,他已经不在了,他正如这静美的秋日落叶。我回忆起了我的童年时光,爷爷用他无比宽大且粗糙的手掌,牵着我稚嫩的小手,教会了我如何走路。爷爷日夜不停地在田埂上劳作,辛苦但从不抱怨。他一直把最好的留给我,他把肉留给我吃,他舍不得吃,宁愿“采葵持作羹”。即便是在生病的时候,他也努力保持着微笑,以免我们担心,这隐藏了他的身体不适,但隐藏不了他手上越来越厚的老茧和日渐佝偻的身子。那时,他已经在“飘落”了,而“飘落”的每一刻,他都在努力对我奉献爱。树叶落了,依然要覆在树根上,温暖大树母亲,即使枯萎也要奉献自己最后的一点用处。爷爷对我的爱,是无法估量的,他像一朵洁白的莲花,始终开在我的心中,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我不禁热泪盈眶了,我祈祷着,愿爷爷将在不朽的诗中与时间同在,但我同时又清楚地意识到,逝去的必然不返。
也许,像秋叶般在飘落时,仍留给世界最后一丝美,便是对生命最好的诠释吧。
渐渐地我走了,像往常一样离开校园,不同的是,我对“死”有了新的理解。枯萎不可怕,重要的是,在飘落的那一刻,展现生命最美的姿态,奉献最后的一点爱,展现这独好的风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