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边风景独好

又到除夕了,远方的游子啊,你何时归?
—题记
风景真好啊,远行的游子啊,回来看看这夺目的烟火,也别忘了,看看白了头的娘。
刘阿婆家门前的两株芍药开了,就像人间烟火,耀眼夺目。
几年前,乡下一户人家买了烟火,夜半点燃,响彻寂静的夜,我也争相出门去看,全村在欢声笑语中喜迎新春。无意间,我看到刘阿婆那深邃的眼眸,不仅是沧桑,也有忧愁。
“阿婆,有什么心事?”我不解地问。
阿婆没有回头,一声长叹,自言自语道:“老伴儿啊,在天上过的还好吗?又到除夕,记得你喜欢烟火,你说,这是咱老百姓的幸福,以前,你总爱拉着我到村头看台上去看的,如今我们却相隔甚远了……”
她忽然不做声了,良久,她举起那双褶皱的手,合于胸前。
“你在干什么?”
“儿子在远方呢!老头子,可一定要助他平平安安的!”她突然压低了声音:“也希望,他能多回来陪陪我这个老婆子……”两行泪躺下来,刘阿婆再未言语。
山一程,水一程,梦一生,念一生。
刘阿婆就像人间的四月天,守着老伴,念着孩子……那一刻,烟花已是背景,月色下的刘阿婆,又岂是金樽玉盏可比?
月有盈,岁又增,那两株芍药,带我忆起往事,也将我拉进一片风景—人间四月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