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风景独好——庄洳钧

今年的冬天,雪来得勤。三五朋友相邀着去赏雪。我说:“不,是看雪去。”我认为,“赏”一字太隆重了,在《红楼梦》中的大观园内,宝玉和一群贵族小姐们,披了大红猩猩毡与羽毛缎斗篷,聚在雪地里拥炉作诗,旁边的美女耸肩瓶里,一枝红梅开得艳艳。

这不是富贵人家独好的冬日风景吗?
唐代刘长卿有首写雪的诗,也入得画的,可用眼久久地看,看出尘世的万般好来。“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是空旷的洁净。一场大雪,搓棉扯絮般地飘着,已飘了一整天了,白了苍山白了小屋。小屋的男主人,狩猎去了,他顶着风雪晚归。肩上扛着的长矛上,应该挑着一两只野兔,算是丰收了。他咯吱咯吱踩着积雪,放眼处,都是雪啊,一片白茫茫。却在白茫茫里,远远望见,一豆灯光,如暗夜里的一颗星。那是守候着他的女人,没睡呢。他知道,她会给他端上一碗热热的汤。他的心里,是怎样一暖,脚步不由得加快。
近了,近了,褐色的柴门,在白雪地里,变得显眼极了。还有那卧着的大黄狗,听到主人的脚步声,它老远就欢叫着迎上去。柴门“吱哑”一声开了,屋内的人儿,已站到门口,笑吟吟道:“回来了?”然后接过他的长矛和猎物去,一边帮他拍打着身上的积雪。一个世界的冰寒,被搅动出一团的温馨来。
俗世里,我们本来所求不多,只要这样的一场雪,只要这样一场平凡的相守和温暖。

冬天啊,这里风景独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