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麦芽糖的老人

麦芽糖画是我幼年时的美好回忆,不仅因为他们好吃、好玩、好看,而且让我深刻体会到了民间艺术的别具匠心。麦芽糖的制作者多为老人,他们的手艺成就了一个又一个麦芽糖画,我的幼年生活也因为有了糖画的点缀,变得更生动快活。

糖画的摊位在公园景点里比比皆是,糖画的图案各不相同,如飘然欲飞的蝴蝶,活灵活现的蝎子,威风凛凛的猫虎……遥记一次,我路过卖麦芽糖画的摊前,不禁被各式各样的糖画吸引了,便要了一只蝴蝶。卖麦芽糖的爷爷抬起头对我笑了笑,有信心的说:“爷爷啊,给你做个漂亮的。”我轻轻“嗯”了一声,爷爷便忙活开了,他先预热了一个小锅,放了一点点水,待锅里泛起气泡,便放了些麦芽糖块在锅里。我狐疑地问:“这点水煮的了糖块吗?”爷爷乐呵呵的回答:“能啊,水多了,糖浆就稀了,可怎么做糖画。”一会儿黄色又偏棕红色的麦芽糖块,慢慢融化成粘稠晶莹的糖浆,他拿起一把铁勺,在小锅里舀了满满一勺糖浆,仿佛手一抖浆就会滴出,我紧张的说不出话来,怕爷爷一分心,我的大蝴蝶就蝴蝶可以飞走了。我到底是低估了卖麦芽糖的老爷爷的能力,只见他将手悬地很高,只微微的倾斜,铁勺中满满的琼浆就如细丝般滑下来,一会儿就成了蝴蝶的触角,然后便是翅膀,爷爷的手臂带着勺子缓缓画了一个,又反向画了个弧,一对翅膀的轮廓就好了。我瞪圆了眼睛,仔细看那对翅膀,两边翅膀对称的毫无瑕疵,铁勺里的糖还剩一半。爷爷又将目光对准了翅膀,又一股糖浆缓缓落下。“呀。”我忍不住惊呼,但爷爷没有慌,微微站起身,由于铁勺高度和倾斜角度的调整,从铁勺里落下的糖浆更细了,这些糖浆迅速冷却凝固 在翅膀轮廓中勾画出网格般的六边形花纹。待翅膀完成,勺里的糖还剩一点,爷爷又在蝴蝶细细的身体上来回描了几次,待勺里的糖刚好用尽,蝴蝶也变得更精神了,仿佛是要挣脱按糖的竹签飞回花丛中去,爷爷又用一层薄薄地铁片从糖画下掠过,把糖画小心的给我。我接过糖画,竟不知从何下口,刚走几步,我回头看看卖糖的老爷爷,他也注意到了我的目光,眼睛里闪烁着慈爱的光芒,对我笑了笑。

如今回忆起他朴实的笑容,又想起了蝴蝶糖画。(回忆时刻的内心活动可以交待一下)糖画何止是糖画,还是别具匠心的艺术品,是民间技艺的见证。那老爷爷又何止是卖糖的人啊,他还是个艺术家是民间技艺的传承者。

那卖麦芽糖的老人是民间艺术家,那我呢?我是体会艺术的人,我是享受麦芽糖的甜蜜和艺术熏陶的感知者,愿那璀璨的民间艺术与我同我住在这片艺术的蓝天下翱翔。

作者: 钮羽彤

昊哥的牛肉粉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