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阅读之实验(上)-霍欢

【注:看了李卓尔的《凌晨阅读》,我不顾上面给出的种种警告,毅然以身试验进行了这样一次“凌晨阅读”的实验,这篇文字即实验后的感受。同样提醒:逗比行为,请勿模仿。                                                                                                                                                      】

抱歉,我现在的神智依然很迷糊,文字有所不通,请自动无视。

20日23:30(时间有可能不准,作为参考而已)

大约是我平时睡觉的时间。我感到习惯性的疲累。为了得到最非人的体会第一手资料,我没有使用任何提神的东西。我合上笔帽,收拾好未完成的作业。同时拿了一张白纸,和我的手表。

21日00:30

过去的一小时里我差点睡着,但是现在还是清醒的。白纸上有无意义的线条。因为时而迷糊时而清醒,我不由自主的胡思乱想。

台灯的影子映在桌上,白纸上亦有一部分,类似于平行四边形。受数学课的影响,我开始试图证明它是平行四边形。这是一件愚蠢的工作。我又要睡着了。不过还好,我开始整理我的《意林》。因为攒了厚厚一摞,想要找某一期非常难。【注:蓝色部分是我依据房间的变化和白纸上的痕迹推断出的,有不真实之处请谅。以下皆如此。】

深夜做事是一种特别的体验。有些平时借口没时间不做的事,夜里则乐意之至。

21日2:30

距离凌晨4点还有一个半小时,我整理好《意林》,还有《读者》。

我想真的撑不下去了,于是倒了杯热水,准备凉一些再喝。可能倒的太满,泼了一些在桌上,浸到了白纸一角。我在无意义的线条中找到了一只眼睛。很细长,显得有些刻薄。我进一步勾勒那只眼睛,力图使它柔和。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