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酒-梅克寒

一直以来,我觉得就是一种复杂的液体,配料众多,名目繁杂,各地都有独自的土烧酒,也各有不同的口味。在富有江南韵味的青瓷瓶里,在充满西北豪情的瓦罐中,在洋溢着异域风情的高脚杯内,或明或暗,或浊或清,或红或黄······事实上,更吸引我的,是那腹中存酒,脸色绯红的人。

小时候,一年中唯有在过年时,才会见到满桌斟满酒的酒杯。他们有的通明至极,甚至比水还要纯洁,透过它看到的碗筷,饭菜,都泛着令人向往的光彩,熠熠等着人们。他们有的泛着高贵的琥珀色,恰似名贵的宝石化为液体。

我凑上前去,将酒杯端在手中,让它在杯中润着我,然后喝上一大口。酒的辛辣袭来,像利剑穿过五脏六腑般灼痛,紧接着却觉得心肺燃烧起来顿觉天昏地暗,像堕入地狱般煎熬,任凭我抓耳挠腮,挤眉弄眼,甚至呼天喊地,也无济于事。然后,我就只能浑浑噩噩的,度过明后两天。

那时,我觉得在酒的华丽外表下,有一颗恶毒的心。

再然后,我过十岁生日,爸爸在我的生日宴会上喝了许多酒。我看着他在众人面前推杯换盏,不由得揪起心来。果然,爸爸昏昏沉沉地倒在床上,睡了一天一夜,也吐了一天一夜。可我分明看到他神采奕奕,精神焕发,还不时爱怜的望着我。

哦,我明白,就可以带来精神上的欢乐,也可以使人肉体上痛苦。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酒是良辰美景的伴侣。

“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酒是故人友谊的见证。

“人生得意需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酒是对人生的见解。

酒是什么?酒是人间冷暖,酒是梦幻人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