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之语——钱露雯

“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人们认为春天是温柔、轻盈的,我也这么认为,但是在我看来母亲的爱比这春风更暖、更美好。
小时候家里贫苦,连个像样的公寓房也买不起,只能住在乡下矮矮的、简陋的平房,屋内几乎没有什么家具,只有一张大床,几把椅子等,晚上我们一家人挤在一张床上,母亲总是睡在靠窗的位置,夜晚风呼呼的刮着,卷走了屋内一切的温暖,风像恶魔一般,伸出手用力从窗户缝隙挤进屋内,胀满房间,它又好似一条皮鞭,在屋内乱抽乱打,赶走了温暖,打来了冰冷。母亲永远是冬天里最冷的那个,他永远睡在最冷的位置,由于床小人多,母亲总是会从床上滚落,当“啊”的声音已经在她嗓子眼时,她却又硬生生的咽了回去,只是为了不扰不打扰父亲与孩子。母亲还像一只警惕的母猫,在父亲和孩子掀掉被子时,她总会醒得恰到好处,帮他们再一次盖好被子。它犹如春天的太阳一样,散发出温暖而又不刺眼的阳光,带给人爱与暖;它犹如春风,温暖美好,吹走了冰冷,拂过亲人的脸庞。到了春天,她又睡到了床上,因为春天来了,窗边是最暖的地方,所以她又让开了。
时光荏苒,白驹过隙,当我二年级时,我已经懂事了很多,我曾经有一次问母亲“窗户边冬天时冷吗?不然我跟你换吧?”妈妈微笑着摆手说“没有,可暖和了!”我长大了,我才知道这是漏洞百出的谎言。有一次我悄悄换了位置,那晚是我睡得最不安稳的一晚,风吹过我身上,把我的手脚都冻僵了,那一刻泪水注满我的眼眶,心中满是难过与悔恨,为何不早点发现这件事从此我一直强迫母亲换位置睡觉,但在以后的每一夜,我的内心是温暖的,一心只想着母亲的爱。
在我看来,所谓母女一场,不只是那睡觉的位置,是爱与暖,是那一些因爱而说出的一句句善意的谎言。母亲,再温暖美好的春天,也不及你的暖与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