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过元宵—孙天南

听着耳边的鞭炮声,礼花声,像是一声声团圆人家的欢笑我们坐在教室里做作业,心里感到很充实,又有点不自在。忽然挺起腰,看了看身后,那个人心里默默的祝福她,元宵节快乐,这一天很特殊,妈妈晚上回来接我,你问我为什么要回家我说:“这一天很特殊元宵节,那一年一次应该和家人在一起。”你很不满,嘟起嘴唇:“那每天都很特殊啊!”我开玩笑的说:“那我岂不是每天都要回家了”你听了这话没有说什么,而我也没有说什么,回到家后我看了老师发的《情深,万向皆深》很有感触,作者对植物把她当做人来看待,每一个生命都是有情义的,就连那摩顶松都遵守着和玄奘的约定。“情深”“情”是李源和圆蝉定当初的约定地点,“三生石”,又是黄峪在梦中吃到的芹菜面,老太婆与女儿之间的深深地爱又是父亲与报岁兰之间的情谊,当你对某个有生命的生物,真心付出他也会用真心对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