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树——顾昕恺

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喜欢那一片细细碎碎的浓绿。每次坐在树下望天,那些刀形的小叶忽然在微分里活跃起来,像一些熙熙攘攘的船,航在青天的大海里,不用浆,只是那样无所谓地漂浮着。
有时走到秘密的相思林里,太阳的光屑细细地筛了下来,在看不见的枝桠间,有一只淘气的鸟儿在叫着。那时候,就只想找一段粗粗的树根为枕,静静地籍草而眠,并且猜测醒来的时候,时光会堆积得多厚。
有一次,一位从乡间来的朋友提起相思树,他说:“那是一种很致密的木材,烧过以后是最好的木炭呢,叫做相思炭。”
我望着他,因激动而沉默了。相思炭!怎样美好的名字,“化作焦炭也相思”,一种怎样的诗情啊!
以后,每次看见那细细密密的样子,心里不知怎么总是深深地感动着。
每一棵树都是一个奇迹,不是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