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何樱嘉

天沙净 秋思

枯藤老师昏鸦,

小桥流水人家,

古道西风瘦马,

夕阳西下,

断肠人在天涯。

 

游子行走在一个偏僻的村庄。

那不是回家的方向。

 

两旁,有古老的树木,上面一圈、一圈的藤蔓。

枯藤,枯蔓,静静地,黑色的。

夕阳的金光也唤不回那种黑。

 

一抹特别的黑

——那是乌鸦,身边似乎笼罩着一层淡淡的光晕。

驻足于那棵树,阴郁的眼盯着那个渐行渐远的背影。

然后扑腾了两下翅膀,伴随着嘶鸣。

 

游子牵着常年陪伴着他的那匹马一刻不停的走着。

双目无焦距,双腿已走得麻木了。右手费力地抬起,吊在马的缰绳上,手指无知觉的微蜷着,苍白无力。

 

那匹马很瘦,像个暮年的老人一般。

马蹄相较强壮的马瘦了一圈,本该肥壮的臀部却并没有那么丰腴,让人担心那条尾巴会不会成为累赘。

 

他们停在了桥上。

 

人乡下张望着,喟叹着。

马不懂风景好的意思,他微微转头看着人。

前蹄趁着机遇稍稍抬起放松一下。

人想要呆一会,因为家乡也有一条这样的溪。

 

溪流哗哗作响,它不知道现在看向它的人忧愁多的心里苦涩,永远踩着节奏流动着。

流向大海,流回它最终的家。

 

从桥上看向运出的时候,是朦胧的景色。

夕阳伴随着连成片的房屋。

游子深吸一口气,然后叹了出来。

微微的白雾一闪而过,秋季的天到底微凉。

 

僵硬的转身,牵着马下桥。

桥下又是一条很长的小道,坑坑洼洼的。

夕阳斜射着他们,影子在地上投下长长的一道。

 

风浮动,发丝和衣袖随风飘。

孤单的背影渐渐消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