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糊世界—–胡炀炀

在那奇异的一天,

肖恩推开了恼人的作业。

舒展了蜷曲的脊柱,

张开了僵硬的掌叶。

咦?

眼睛为什么这么酸痛?

揉一揉,竟是满眼泪液。

摘下眼镜,

只有糯米团子似得世界。

好像浅雾缭绕在胧月,

好像细雨洇濡了柳叶。

清晰的记忆渐渐退去,

也不知在猴年马月。

而今面对视力表,

惊慌胜过考卷八页。

不管把眼睛瞪大眯小,

只能窥见前面三列。

战战兢兢放下勺子,

听了度数只是心凉了半截。

放眼望去,红黄蓝绿没有分界。

好一个抽象的模糊世界!

肖恩不想再戴眼镜,

那就是冰冷的欺骗,

就像孩子找不到娘爹。

左冲右撞,

不知方向在日在夜。

模糊不是朦胧夜晚,

冷风一吹,雾气消散。

模糊不是濡湿的柳叶,

太阳一升,雨珠扩散。

模糊是一团乱线,

看不清,也别想解散。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