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徐睿

似乎离过去,已经了很久。除了那交流本书脊上,因时间而已经磨损的边角,因果香而已经温暖的味觉。什么,都已经脱离了已经。

漫步在通向已经的过道里,漆然,不可视物。一切皆如那已经的夜,已经的星辰,已经的书脊,已经过去的我。

已经的一切,似乎都是腐败的,露出了或红、或黑、或朽、或新的内里,带着发霉的陈旧感,横横竖竖,歪躺于甬道。

迷茫,疑惑与此。忽却不知己之所归。沉迷于已经,迷醉于红黑,却全然不知悄然推敲着流逝的现在。恍恍惚惚。迷迷蒙蒙。好似遇着了油灯,踢起,正待点亮,却发现不过是个腐朽的木头。无奈于黑漆之道。

我又不知该往何处去了,只得轻扶双墙,在漆夜中挪行。忽地,我感受到了那或横或竖的朽木。轻轻拂过,便是一个已经了的曾经。双目之中,闪过他与她,你与我的纠葛。过去的曾经,总是带着焦黄。

一扶,一抚,一拂,便是一生,便是一梦。

纵牢记过去的已经,逐步慢行。渐迷于其中,却依旧前行。只因心中不灭的现在的我。终,脱离了漆之道。重回明之现,脑中有过去,心中却念现在,不再执着了。

那已经过去的书签夹在书的某一页,那是已经失去的曾经。永远停留,永远不再回归。

不再执着了,亦不会再停留了。轻轻抚过那丝丝缕缕的果香,柔柔感受那冰冰凉凉的果芯……

脱去了见皮,却见木质的本真。

已经了的曾经,不会停留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