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影-蒋聪

曾记的很小的时候,读过朱自清的《背影》,也许是因为年龄尚还小,无法真正读懂那父亲的背影留给朱自清的是什么,只是觉的有点酸酸的,涩涩的,长大后,却有一件事让我明白了朱自清那道不尽,说不清的感受,那就是我爸爸的背影……

儿时的我,是父亲的跟班。那时的我,特别好动,一刻也闲不住,只知道跟随父亲到处玩,小手紧紧地拉着父亲那双宽大而温暖的手,感受着父亲手心的温度温暖着我,不愿放开。两只圆溜溜的眼珠子不时地瞧着父亲的后背。父亲虽不是很挺拔,甚至有那么一点矮,一点胖,但是却挺得直直的,充满自信与力量。仰望着父亲的背影,现时觉得变幻充满安全感,觉得即使天蹋下来了,也有父亲能够为我扛着。心中不觉涌起一股自信,连头也不自觉地抬高了一下。

我长大了,父亲也在变老。

父亲那时在记忆中永远都挺得直直的身子,早已经不住生活的重担而略显弯驼,永远自信满满的背影,却被生活中烦琐零碎的小事磨去了锐气,显得略有些驼了。当他从我面前走过时,让我想起了秋风中的落叶。重新拉起父亲的手时,那手还是我所熟悉、我所眷念的手吗?那是一双让我完全陌生的手。手上触目惊心凸起的青筋痛击着我的心灵,手心上那厚厚的茧振颤着我的灵魂。

父亲如此,母亲也是如此。

是啊,我在长大,父母在变老。我的眼眶湿润了,鼻子酸酸的。父母用他们的爱、他们的健康,他们的一切为我换来了今天我的一切,却从无抱怨。青春期的我们有了一些叛逆,让两代人多了一些代沟,很少时间陪他们说说话。但父亲在默默地为我们辛劳着,他们的背影略显孤独,也许他们并不期待什么,看着我的成长,不善言辞的他们感到安慰,这就是他们最高兴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