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场小风波——潘映羽

阴天,小雨。雨水顺着屋檐滴下,在小水洼中溅起一朵小水花。

我紧抿着唇,痴愣着与妈妈对视。随之而来的是一阵阵剧烈的颤抖。噙在眼中的泪夺眶而出,糊湿了眼,镜片模糊了。我默默地流着泪,只是妈妈终于忍不住了,一句句掺着怒气的话语随之而来:“这次考不好,咱下次再努力,妈妈并没有怪你,光有一颗玻璃心能成什么事儿?”她不断地喘着气,企图抑制住自己心中的怒火。

我的泪流地更凶了,想要说点什么,话已探到嘴边,却只能哽咽着憋出几个字来。就这样,我们一句话也没说。一阵麻木感袭上我的唇,我觉得头晕目眩,紧咬着牙关,让自己站得稳一些。我低头不语,任凭泪流。

她端坐在桌前,紧蹙着眉头,眼中满是恨铁不成钢的怒火。扬起手,却终是不忍心,叹了一口气,无奈的又放下,转身走出了门。

那门“砰”地一声关上,一下下撞击着我的心弦,如火山爆发似的,再也忍不住了,将心中所有的怨气汇聚在这泪上,涌出。那一份怨,更多地是怨自己。如果我可以再认真再细心一点;如果我可以不那么,自满骄傲;如果我可以再坚强一点……

我的脸很红,异常滚烫,很难受.我便走出门去呼吸些新鲜空气。泪已经流干了,那依旧糊在眼镜片上的是雨水——冰冷地刺人心的雨水。脚中如灌铅,放下了,又不知如何抬起。我是如此地迷茫,难过,无助啊!在那一刻,我多渴望幻化成一颗雨珠,与一切融为一体,消融在这微昏的天色中啊。

突然,我只觉得有一股熟悉的感觉。抬头,竟然是妈妈!她撑着伞在我旁边,无言地陪伴着我。就这样漫无目的地走。不远处,两颗雨滴溅起了小水花,却又马上紧紧地拥抱着彼此消融在这微昏的天色中了。

那一场小风波使我感触良多。生活,添一些小风波来调味,那才能更加绚丽多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