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雨天——卢欣昀

下雨了

天地突然相见,在接雨的指间。

云影顺着雨丝荡下来,草香顺着雨丝攀上去,紧赶慢走,赶得欢。
很想知道,有多少雨水住在天上,有多少雨丝现在地下。
没看见,老天是怎么把一匹匹雨水加工成一束束雨丝, 又让细线入归田野。
夜色渐入,妈妈在烧晚饭,又油烟机轰隆隆的声响。
这种时候,雨下得真好的时候,总让我想睡觉,不知为何,这种铁锈味似乎比安眠药还灵。
小时候特别喜欢哭完就睡,因为我哭起来是一件很费力气的事,还要哭得大声,楼上楼下皆知,力气用尽了,自然脱力困乏想睡觉,大概就是这个原因,所以在下雨天才会特别想睡觉吧。
每一根雨丝,都很了不起,他是一面天水的微雕,每一场雨,都值得尊敬,他如一场大戏。
雨点落下,好听的像花骨朵在弦上轻轻跺脚,又来回踮着脚尖小跑。
每个下雨的傍晚,都令我欣喜。
每个下雨的傍晚,都让我珍藏。
天落水,万物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