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徐睿

闪烁着幽光的夜。

在寂静山村的针叶林间,一黑影闪过,她是一只黑猫。

以高傲的、美丽的姿态,告诉我——她叫厄,厄运的厄。

蔚蓝的眼,装不下海洋,唯留幽邃的神秘,与黑缎般的毛发相衬。她放足了姿态,高高翘起的尾巴也环成了旋角。装下了沉寂,装下了孤独,当然还有她自己——厄。

她高高跃起,有余的站在古堡。深幽的眸子里,道不清的东西。针叶在夜色下刺进皮肤,带出一点点的血与肉,伴随着疼痛,深深感受着厄。她依旧昂首翘尾,高傲的步调。她微眯眼眸,在针的最锋利处停下,凝着远方的孤村。火光腾,她转身离去,放火者葬于虚无。

眸中闪过愧,闪过怯,更多时却是庆与傲,喜与孤。

……

闪烁着夜光的黎明。

在寂静的废墟中,一黑影闪过。

没人看得清她的身形,但我知道,她是一只叫做厄的黑猫。传说,会带来永无止境的厄——直至亡故。

却是不知,她的厄临之人,是善是恶。杜撰之人又何尝念过她的怅绪?

远方的山村有人放了一把火,不是厄,是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