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味 蒋聪

收到玫瑰,总是会想到一种美食。那就是小笼汤包。小时候每天都吃,现在的话或许只是记忆中的味道。

有一次带我去吃小笼汤包的时候我很好奇,于是我就去看制作过程,我也没想到这竟然是一位老爷爷在制作,那老爷爷虽然可能腿脚已经有点不方便了,但是手艺却毫不含糊,一会儿就完成了一件艺术品。但是当时的我对这个索然无味不然,我只适合做一个刺客,小笼包总算上来了,可把我馋坏了,可是惭愧惭那也不可以上看到了,不然小心烫掉舌头,看着外表外面一层薄皮散发着面香与肉香。里面的肉汁都有些浸润在了皮上。轻轻拨开皮肉,之立马就跑出来看到了粉嫩的肉。。肉似乎还没熟,因为还微微泛着一层若有若无的红色就老爷爷做的汤包与其他的还有一些不同之处,或许是因为坐的时间长了吧,技术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捏出了皮薄的,就像一张白纸一样,好像只要轻轻一碰就破?,汤汁就会流出来,可是谁又舍得呢好想一口气全吃掉,可是一次只可以吃一笼,只有六个觉得远远不够,所以每次都会哀求着妈妈再给我买一笼,可是都讨不到好脸色看。吃进去的糖包入口即化。真的很肉一点也不应很如何就像牛奶一样每一次品尝都是一种享受

 

或许是去吃的次数多了,和那边的人也有了交情,尤其是那个老爷爷,不幸的是他已经死了,我再也尝不到那个味道了或许是习惯的原因对其他店里的汤包都失去了兴趣

一层可真是薄皮包裹着一个小肉圆,同时也包括着我的记忆,属于小笼汤包的一段记忆,一起那时吃饱走在回家的路上,,可真是美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