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 王全胜

啊!她—冬的精灵又来了。这常州位于江南,雪竟也带了些江南的风味。

它既是那么白,纯净的使人自行惭愧。当然他们的形态也各不相同,有的抱成一团,有的三五成群,有的鹤立鸡群,形态各异。她来了,却终究是要走的,走,也是那么的平平淡淡,慢慢的,一声不响的融化成水,从屋檐上,房顶上“嘀嗒“

“嘀嗒”的落在地上那么全新,哪么令人心动。她明白,她的离去,是为了生机的到来,实在欢迎春,为春的到来做的欢迎会。雪啊!我赞美你,歌颂你,因为你是雪!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