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属他最有意思——叶俊杰

“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美”。每吟诵这首诗,便想起了家门口的那棵枫树。要说谁最有意思啊,那就非他莫属了。

出了门,第一眼就看到它。小时候,这棵树还不大,像瘦弱的老人,与道旁一排大树形成鲜明对比,偏偏那火红的叶子被夹在茂密的绿叶中,显得格外显眼,又无法逃避。我变没把它当成一回事,每次都尽量不看它,以免红绿交加的鲜亮颜色破坏我的心情。

后来我上学了学习了《枫桥夜泊》这首诗,我想:家门口这棵树如此突兀,哪里值得赞美了,但它慢慢长大,每次上学路上必看到它,我便直得接受了它。

时间如白驹过隙,这棵树陪伴我六年,没多久便要小升初考试了,在一次模拟考试中,我考的一塌糊涂,回到家,看着不理想的分数,想到课堂上被老师痛批,不由的游下了悲伤,焦虑的眼泪。

这时,却见爷爷和蔼地朝我走过来,然后拉着我去了门外,我正纳闷:拉我到门外干什么?只见爷爷指着那棵枫树说:“枫树在秋天,叶子会呈现火红的颜色,而春夏之季却并不这样,因为它需要累积起能量来,最后才有美好的前途。你读书也是这样,只有日积月累,蓄势待发,才能在最后的考试中取得骄人的成绩。

我突然大彻了一般。古人云:“夫学须静也,才须学也,非学无以广才,非志无以成学。”如果不学习,怎么会获得知次?成绩怎么会好呢?

回想起以前秋天时枫叶的样子,突然觉得那突兀的颜色消失了,那颜色是凝聚的心血染成的,回想起那幕,一排绿叶中偏偏夹着一颗火红的枫树,突然又觉得是那么和谐。如一条绿丝带中镶嵌着一颗红宝石。霎时间,这棵枫树是如此高雅。

从此,我努力复习学过的知识,苦读文学书,终于在毕业考试中取得了理想的成绩,但与此同时,我爷爷也离我而去,去了乡下。我再也看不到爷爷和蔼可亲的笑容了。

上了初中,就是一生机勃勃的秋天,枫树依然红,红得像火,红得像傍晚的晚霞,像爷爷的笑容。这枫树像一个文学多才的学者,正绽放着火红的文学之美。秋高气爽,就属他最有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