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书中找亲属――朱家麒

书是良师,书是益友,可有几个人都能在书中找到自己的亲属?
从小,我虽然不爱读书,却十分欣赏一些作家,名人,也正因如此,我也便开始喜爱读书。从中,我与李白在月光下谈心饮酒,与苏东坡在江边纵情高唱,佩服白求恩的共产主义精神,与吴承恩走进书中,去经历那九九八十一难。可总是觉得,我与他们虽熟悉,可却认为我们之间总是隔着一面墙,我能从他们身上寻找到快乐,却找不到亲切感。
终于,我遇见了他。在一个炎热的早晨,我径直走向了那个图书馆,我在书架中找到一本鲁迅的《朝花夕拾
》,这是一本回忆性散文。起初,看着看着,便睡着了,可能是因为文中有许多句子难理解,读起来也十分拗口,所以,便开始没有了兴趣。
就当我要把书放回书架时,我看到了令我感兴趣的事:我开始惊讶于百草园的美丽与乐趣,为当时封建社会时期对孩子身心健康的摧残打抱不平,对藤野先生正直热诚,治学严谨,没有狭隘的民族偏见所佩服……
最重要的是,我从先生朴实而又辛辣的语言中,找到了前所未有的亲切感。这亲切感从鲁迅那朴实的语言中得来,也可能是鲁迅回忆时真挚的感情。
令我最难忘的是《琐记》,当年他饱受众人的冷眼,目睹弱国弱民在外的卑贱与辛酸,从而决定弃医从文,写下了一篇篇振奋人心的作品,渴望唤醒那执迷不悟的国人。
此时此刻,他已经成为了我的亲属。
是他的精神感动了我,是他让我在书中明白他的情感,我的亲属――鲁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