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寒假)2那些天的阴郁与低沉——宣舟

雨哗啦啦的下着,我拖着疲惫的身子在大雨中呆滞的走着。任由雨水淋湿衣服,任由雨水拍打我的脸庞。雨越下越大地面的鼓动越来越来急促,我望着天空,不是乌云,便是偶尔发现一道藏匿于乌云中的白痕,那若不是天之痕,又会是什么呢?我又望着街道,两旁的商铺紧闭着店门,大路上又是行人稀少,只是有车从身边无情疾驰而过,溅得我满身泥泞,我却又忽然停在雨中,面朝天空,伫立良久。

终于又回到熟悉的楼道上,突然从雨中回到了干洁之地,仿佛又有些不适应。我还是不敢上楼,在楼道门口蹲了下来,看着外面的雨,听着雨声,看的入神了,竟有人从外面进来都不知晓,只是后知后觉地挪了挪身子,便又在继续观赏;听得入神了,竟能感受到雨的多多少少,大大小小,隐隐的感听到滴水之声。屋檐瓦盖,滑雨聚珠,落在不锈钢防盗窗上,转而又落到空调盖上,在聚集与雨水一同混入共同落下,重又嘀嗒在坑洼的水路上,溅起水珠,泛起涟漪。四周静妙极了,我倚靠着楼墙,闭上了眼,仿佛这潮湿的空气都在被我吸进去,不再吐出来。四周静妙极了,我忘却了潮湿的身子,忘却了时间,雨水,似乎凝结了那一刻的时空,远离了一切喧嚣,静静地吸气,静静地吐气 ,直到我想起回家。

顿时,我立刻起身,奋然拉开了家门。进去后,我的脑海又是一片空白,和爸爸尴尬的打了声招呼,便急匆匆溜进卧室,快快卸下沉重的书包。去到窗台,拉开模糊一片的窗户,拉开布满道道雨痕的窗户。凉风与雨水冲了进来,打得我满脸都是。突然,爸爸的一声呼唤从我耳畔掠过,我无奈走进客厅,爸爸正在看电视,他的眼镜上浮现着电视的光像,看不进也看不清他在想什么。突然,“考试结束了,感觉如何?”这句话深深戳中我的心我痛处,我决定隐瞒已知成绩。“还好吧”,我拿了句假话搪塞了他,便又走回窗台,才发现窗户没有关好,雨水全滴在了阳台的地上,地板上一片狼藉。风雨飘摇,雨水又打在我身上,我内心万般苦恼,欺骗爸爸,泯灭自己的良知,心情低沉。

在那些天里,天气始终无法好转。阴郁环绕心头,接连数日荒废自己的作业,书包碰都没碰。要不蜷缩在阳台,默自伤神;要不就钻进智能电器的怪圈,麻痹自己的心神。

昏昏沉沉,终日阴郁无聊,那些天便是如此低沉。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