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年夜 黄子纳

今天是大年夜,外面的鞭炮放得很响。按照往年摆桌的习惯,今年只摆了一桌,一桌好像确实不多,爷爷奶奶、我们一家、舅舅一家,相对于奶奶生了7个孩子,这一桌坐的很宽敞。

我喜欢热闹,但如今过年愈来愈无聊了。先不说春晚没意思,在爷爷家过年的人也年年减少,只剩下两个儿子,女儿都随丈夫家去了。曾经,每个姨都还没有自己的房子时,真正完整的一家人聚在一起,整整挤了两大桌,大人一桌,小孩一桌。四姨负责烧菜,老妈打下手。小孩们哄成一团去给爷爷敬酒,说着不像样的新年贺词,男人拼酒的拼酒,女人吃菜的吃菜。小孩吃了饭,拿了红包便开始四处跑,楼上楼下乱窜,跑去外面放鞭炮。外面鞭炮放得耳朵有些疼,把有几个年幼的孩子吓哭了。就在笑声里、哭声里、吵闹声里,守着这样一个夜晚。

孩子大多长大了,不再像以前那样玩闹了,喜欢窝在家里,不喜欢往爷爷家跑。买了新房子,姨妈都走了。五层楼的房子,只有两层住了人,其中一层只住了1个人。我希望时光倒流回老屋住满了人,一楼大厅=+厨房,二楼爷爷、四姨家的堂哥、大姨一家,三楼我们、舅舅、三姨一家,四楼二姨一家,五楼储藏,可以晒被子。在大年夜,一家人抬着烟花上顶楼,过了凌晨,点燃烟火,拍下一夜灿烂。趁着当时,与堂哥在床上打架,与堂姐躺在床上,丫头们齐齐卧在一张1米5的小床上,折星星,吃巧克力(别问我为什么是吃巧克力,因为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玩电脑。

如果没有新房子能让一家人住在一起,有如果能满足我的私欲,每个人不要新房子了,好好地生活在一起,热热闹闹的,合家欢乐。若, 再加上奶奶,一家人齐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