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陈晨

乡村生活过得很舒心,最重要的是,每顿饭都吃的很满足。

很喜欢吃白米粥。悄悄告诉你,我一顿可以吃两碗哦。第一碗什么都不要,只是静静喝下。润了口舌,润了食道,润了心田。第二碗加些小菜,有滋有味的吃下,满心里的开心。

回到常州,自然少不了再让妈妈做一次了。但是,却再也吃不出那般滋味。一顿两碗的食欲也没有了。

也许是水质不同,也许是米质不同,又也许,是心性吧。

繁忙的城市生活,没有时间来好好煮一锅白米粥,总是寥寥草草将剩饭加些水煮成一锅,然后急不可耐的吃下。味道不好很正常。

在乡下,煮粥用的是自家种的好大米,用的是甘甜纯净的井水,用的是最原始的大铁锅加土灶台。加上静下心来好好煮一锅全家人的口福。怎么会不好吃呢。香甜软糯真的是享受啊。

希望我可以有机会煮一锅白米粥。
 

《随笔—陈晨》有2个想法

  1. 好棒的心愿,一锅白白的米饭,随着香溢,能感受到你的内心充满了幸福。乡村生活快乐,同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