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的脸 袁枥

鬼的脸是张什么样的脸,鬼的脸要洗了又洗?用一张新的脸去打败旧脸?小时母亲的呵斥是:“看看你的脸,鬼一样!”之后,自然是按到脸盆里拯救,把鬼洗掉,把脸找回来。昨晚我洗了晨起又再洗。甚至是,到死那天依然要被人最后一洗,再去别处做人可我真不是蜕皮的大蟒,从没有因没完没了的擦洗换来新脸。也不能虚实相换。

看到这篇诗歌不由觉得好笑,作者用幽默的笔风讽刺了世人被外相所骗,不实切。如同“变色龙”一样,千变万幻,虚伪不真实。但是无论你怎么变,内在的本质是不会变的,终有一天你本来的“脸”会暴露在外面。从古至今,像这样的例子是多不胜数,从古代的奸臣到现代的贪官,都被世人所打击。

这篇诗歌还让我联想到了《古董》这一篇文章。文章中的主人公十分特别,追求本质,不虚伪。在厚养薄葬母亲被人说是不孝,但他说:“老人活着的时候你不孝,老人死了再弄些排场给人看,顶什么用?”本质。颜面再怎么好,也只是一个表像。光做表面功夫的有什么用?骗得了别人,却骗不了自己的良心。就像古董,价值连城,但打碎了,坏了,就变成了分文不值的瓦片。

世上也有这么一些人,老用道理与圣人所说的礼教来维护自己,摆出一副道貌岸然的面孔。其实自己所说的一点也没做到。真是可怜了那些真理与圣人活生生的变成那些人的面具,在也没有原来的那般圣洁。

人终究要本质些,实实在在做好自己, 要把自己的脸换来换去,害了自己,害了别人人。。。。。。。。

《鬼的脸 袁枥》有一个想法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