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Someone-李卓尔

梅老师,虽然有点迟了,但还是说一句:如果时间紧,先跳过我(们)的,因为太长了。是的。难得拿回家写,薛子灿都爆字数了,何樱嘉都表示期待了,就算只为了回报他们为我而提高的速度,也是应该多写的。


换本子了,也要开一个好头。非常巧,这天是我写精彩回放,也幸运地,内容比较充实。从酷炫的黑换成高贵冷艳的银灰,其实二者都不太合我(们)真正的个性。

事实上,我(们)都是很逗很接地气的“干炒牛河”,却被披上一层黄河或长江那文艺的皮,虽然都是河,却有点压力山大啊。 为什么有压力?因为长江黄河正是干炒牛河的奋斗目标,我(们)是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我无法代表全组,故有括号)

在交流本上的话,是和生活不同的,所以要使生活如交流本一般舌粲莲花(褒义,佛教用语),还是要继续提升的呢。^_^


 

To何樱嘉:

不感兴趣的话题就略过! 不必强求呀。 关于教育改革,必定是缓慢的。若雷厉风行,要么流芳百世,要么遗臭万年,后者还更有可能。因此,真正到了那些位置的人,不会去冒险。

说些消极的,改革对局长、部长们不会有什么实质的好处,至少不如不作为的多。(观点可能不是很严谨公正,请原谅)不必说过激做法会有身败名裂的可能,就算慢慢来,(对于不以国家为第一的人来说)又没有这个必要。首先,他已不需上学,儿女估计也过了年纪,改革要很长时间,也许孙子玄孙辈都赶不上时间了,他要改革,图什么?王安石变法多次,皇帝也曾支持他,不还是没成功,这其中缘由,想必大家心知肚明,因此,为国为民也不一定能行。

假使突然之间改革成功,那我们、高中、大学生将无所适从,高中为高考的部分准备将毫无意义,而应届大学生立即输给了学弟学妹们。如果要缓慢地、循序渐进地,光是设计改革方案就够烦了。

我想,如果现在让我去美国或欧洲或日本上学,我绝不会保持现今的成绩。这一点,班里倒还有些男生比我好。

嗯,何樱嘉,“离题万里若等闲”,想写就写,没关系的么么哒,安慰之~

 

To胡宸阳:

“三戒”其实不是那些动物太笨。在我看来,动物只是遵从本性,没有做错什么,不会变通而已。

但是人类,“好事者”“某氏”和“临江之人”才是真正犯下大错的笨蛋,他们的推波助澜,造成了动物们的迟钝、认知错误,造成它们死亡。好事让老虎遇见了驴;迷信从而惯着老鼠,使老鼠以为人类不杀它们;爱惜麋因此改变狗吃麋的天性,但没能改变天下所有狗的天性。

 

To薛子灿:

如果你说的“老毛病”包括爆字数的话,那真真是极好的。

对世界的批判和对电影的评价,都一样让人扬眉吐气又想笑。不过,韩寒的风格不适合所有人,期待你发展更多的特点!

关于教育前面已经说了很多,这里就不补充了。

 

To组内的你们:

很喜欢何樱嘉表达情绪的方式;

胡宸阳讲事情的文字很好,但不要人云亦云,对人对事少点咒怨,多点欢喜心;

薛总再多点笑料,我们的愉快学习生活就靠你了,“笑,你是嘴边的一朵花”嘛,至于你某些浮夸的神态我也管不着呢。

 


 

本来有很多很多话题但是一个也没写上,再加上今天写不完的“To组外的你们”和“To所有人”,就算除去小说,也还有1、2、3、4、5个话题呢!╮(╯▽╰)╭

完了,十一点了!还想写一个话题呢我!呜呜别催我,呜啊老爸老妈都是坏蛋!噢上帝作证,我什么也没说……救命啊,我不要离开交流本啊啊——噗!(我被灭口/赶去睡觉了,世界安静了)(并不是这样,其实我以淡定的姿态面瘫地写下了这一段)(好羡慕霍欢有更多时间啊,算了去睡了)

组员们,晚安!

老师们,晚安!

(等我睡了也去睡的)父母,晚安!

 

我就是 李•逗比•话唠却手残•年度花样作死冠军•卓尔。

_(:з」∠)_

作者: 李 卓尔

创作。看不懂是次元不同,来问我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