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莲——徐睿

夏的记忆中,应该是一泓清水,满池莲叶,几株莲花含苞欲放的。

细细品味记忆中的荷花映日之景……

在细细密密的荷叶中,有一株火红的,含苞待放的莲花。如火,又如烈阳一般,照亮了整个莲池,亦于我的心扉间闪耀着艳色。

不知怎地,或因我心中雪白的、一尘不染的东西才称得上没吧,我认为莲花的色彩就该是淡淡的,才会衬得其出淤泥而不染的至纯。却不知原来,我的想法竟是误了心了。莲花也未必只是染濯淡雅之色,火红如烈阳一般的艳丽之色也是适得。

待到满池荷花烂漫时,那火红才堪堪而来。几瓣儿由卷而舒,由稚而烈,是极浓烈的色彩,却又有层次。倒像是泼墨画,不过那墨不是墨,换了艳红。

阳光照耀,在那莲花全然盛放之际,我只觉周围皆静室了。凝住流转之眼波,细细瞧着。我好似看见一位着火红衣裙的女子翩翩而来,凌风凌空。风吹鼓她的裳,说不出的美。她赤着白玉一般的双足,在万般总是绿的荷叶之下,像极了那穿越亘古的女修。她来自远古,在贯通古今的时间中漠然,偶一个回眸便是风华绝代。明明是身着艳色,明明是足沾泥土,明明亲历红尘,口中却只可道衣袂飘飘仙人也。

阖眸,又好似感受到了满面花火,好似感受到了仙人的喜、怒、哀、惧、爱、恶、恨。如画,深印心间,恐忘却。

她漠然地独立于莲池,个中风华,难喻。恐也唯有仙人才能如此遗世独立吧。她没有白莲的清纯脱俗,但却以绝艳的美丽风华硬是生了仙气,硬是脱了红尘气。

阖了眼,衣袂飘飘,飞升入仙。

佳人已去,一泓水波荡起涟漪。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