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风裁尘,冬日忆夏 蒋卓

整个寒假,我最爱看,也是反复看的一本书就是我新买的郭敬明的散文集——《愿风裁尘》。这是一本很厚的散文集,与其他散文集相比,与其说它是散文集,不如说它是一本短篇小说集。

愿风裁取每一粒微尘,愿灵魂抵达记忆的尽头,愿一切浩瀚都归于渺小,愿每身孤独都拥抱共鸣。愿衣襟带花,愿岁月风平。

其中我最喜欢的一篇叫《仲夏夜之梦》。

越过了溪谷和山陵,穿过了荆棘和蔷薇,越过了围场和园亭,穿过了激流和业火,轻快得像月光,

这篇写于夏天的文章十分富有生活气息,作者截取生活中的每个小片段,从中悟出人性之理。

夏是一个美好而又梦幻的季节,但有多少人,在夏天时渴望冬天,在冬天时期盼夏天(比如说我)。这是一个极致的季节,生命力的极致,灵魂的极致。许多美文或诗歌将盛夏与光年这两个性质完全不同的词放在一起,可能是比较有诗意吧,反正,我很喜欢“盛夏光年”这个词。

不知道为什么有好多人讨厌夏天。

事实上,我十分喜欢夏天。

有足够的光线与光晕,一朵朵的白云显得饱满扎实,不像秋天灰蒙蒙的天,披纱带雾。

晃着小腿们的孩子,白色的球鞋在泥泞中奔跑。

男生在暴雨里踢球。

树木厚厚的叶子在阳光下泛滥成深绿的海洋,连绵不断的树木清香从空气中渗入毛孔。

头发上柠檬味的洗发水。

大雨里无数波纹的水面。

怎么看都是衣服青春洋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