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行 杨沁怡

又是一年冬至,寒风陡峭。天亮得越来越晚,早晨二人走在来学校的路上,已不能称之为“漫步”。随着气温的急剧下降,行走于此也从“悠然的惬意享受”成了“无声的痛苦煎熬”。
表姐新家在校园旁,走到学校只需十分钟。寄宿在她家也恰好减轻父母早晚接送的负担。早晨两人相伴而来,晚上二人相携而归。比在家中少了一份懒惰,比在宿舍中多了一份自由。
今天在来学校的途中,仍和往常一般,天色灰暗低沉,路上寂寥无人。道旁的店铺大多关着大门,店主还在家中做着好梦。我和她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心中企盼着快点到校。一阵寒风袭来,我赶忙将帽子戴上,冰凉之感驱走了脑中的混沌,使神智清醒了许多。蓦地抬首,一轮圆月挂在空中,发着微光,孤独地守着那茫茫的夜空。在早晨看见傍晚的夜景,本应感到十分稀奇怪异,可放在此刻倒也并不突兀,甚至有一种“庭下如积水空明,水中藻荇交横”的美感与韵味。
转了个弯,继续向前走,点点灯光打断了我的思绪,灯光映在眼中,我仿佛看到了同学们在餐厅里谈笑风生的热闹景象。我不禁加快了脚步,迫不及待地想要踏进校门,融入那热闹的人群中。。。。。。

《晨行 杨沁怡》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