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葛凌

上学的时候,心里总是会感到莫名的烦躁,也许这是作为一个少年的天性使然。星期日想的是怎么今天就要上学,星期一想的是怎么还只是第二天,星期二难得的安稳一天,星期三一个星期就过半了……几乎没有一天是安稳的,无一日不在盼着放假。可真正收拾了书包回了家,心里却有些落寞,大人们都是各忙各的,独自一人呆在房间里,看不见上学时那熟悉的六十四张面孔,不免有些空洞,其实自己的潜意识里是更喜欢在学校的时光,我觉得我与鲁迅的想法有些相似,肃然学校有许多地方比不上家里,但是学校里和蔼的老师(或者是像寿镜吾老先生那样严而不厉的)、投机的小伙伴,又不禁喜欢上愉悦的学校生活。不过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我们,鲁迅的许多乐趣我又是体验不到的,对此或许我可以写一篇《从工业园到湖塘实验》:不必说高耸的大楼,平整的泊油路,三色的红绿灯,飞驰的汽车,也不必说机器在工厂里怒吼,懒惰的人们躺在床上,半夜工厂里工作一整天的机器发出的呼噜声,单单小小一家工厂,就可以吵得你一夜无眠。或许这也是我为何喜欢学校的原因!生活在工业园区的我,家周围没有大片的绿色,没有长吟的蝉儿,就连路边小小的绿化带,都被修建的整整齐齐,毫无生机,这么一想,倒是越发怀念儿时居住的村庄,即使没有电脑,没有彩电,但能摇着蒲扇,看着满天繁星,听着蝉儿的鸣叫入睡,也算是生活在科技现代的众人,苦苦追求的好人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