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夜归人-李卓尔

  • 苏维埃先生

这天晚上雨雪交加。我刚洗完澡,和妈妈撑一把伞回家。

风很大,从西伯利亚来的空气里有着俄罗斯这头北极熊的气息。也许是冬将军的气息,也许是雪球花的气息,也许是伏特加的气息{1}。总之是冷的;但又是渴望温暖的,向着光和热前进的。这风白天吹红我的手,现在吹红我的眼和脸;白天把试卷掀到我脸上,现在把水和头发掀到我脸上。

天哪!西伯利亚来的风,寒流、低温、空气{2},真是想想都晕!它从那个地方来,那个地方曾给我们带来红色热火热血{3},这红色是极重要的;现在给我们带来蓝色冷风冷雪,这蓝色是应有的、必要的。我想,那个地方应有紫色的眼眸,凝视过去与现在、太平洋西北岸与东北岸{4}。

人们说,先要把穷人都变成富人,再要武器都变成鲜花,那位红色的先生就会从鲜花中走来了——在乌苏里江北岸;而且听说,乌苏里江南岸正是这么的。{5}

是的,这振聋发聩的风正是共产者的呐喊,红的时候它助我们重塑新的中华,然后我们想要实现共产者的荣光;如今它蓝了,助我们抓牢这一片青天白日{6}——可是苏维埃先生说:共产者不拥有任何东西。

追寻共产者的荣光吗?苏维埃先生问。

 

西伯利亚来的空气里有俄罗斯的气息,从前它吹红了这古拙的山水,并把世界掀到我面前。{7}

 

 

注释兼阅读理解:1.冬将军:许多侵略俄国的军队都败于严寒,所以人们亲切地称冬天为冬将军。《雪球花》:一首情歌,赞美冬天向往春天,也是一种冬天的花。伏特加:喝烈酒暖身。2.寒流:气流。低温:大范围降温。空气:生存的根本。层层递进,指西伯利亚的影响之大。3.红色:社会主义。蓝色:与红色区分,资本主义。但瑞雪兆丰年。4.紫色:《黑塔利亚》中俄罗斯和苏联都是紫瞳。过去:苏联。现在:俄罗斯。西北岸:中国。东北案:美国。5.红色的先生:苏联。北岸:俄罗斯。南岸:中国。听说:寓示耳听为虚。:这样想的,但不一定就是这样,只是“想”。6.青天白日:国民党。7.此句的“我”:中国。应该说全文只有第一、二段中的“我”是指作者自己。


 


 

  • 房屋的温度

雨雪交加的夜晚是不宜在外走动的,但是我刚洗完澡,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安逸的热量,只有湿冷的头发毫不配合,又阴又拧巴缠人的脾气好像一个被纵容却又缺爱的小少爷。

身上的热量是从外部带来的,这个时候就缺一顿饭了,食物会让人从内散发暖意。但是,我和妈妈的目的地,给我食物的地方,大部分时间都是极阴的。这样没有人气的房子绝不适合美国、意大利和法国人住。与这三位同样喜欢热闹的中国人,却有许多是偏执冷淡的,像不朝阳的老房子一般。感性一点的想:人是面冷心热、房是屋冷灶热。不错,这间冷得刺骨的房子里的火热的灶是我去那儿唯一的理由。

妈妈会在灶里塞几个红薯和芋头,然后她或者爸爸悄没声地坐在那里看手机,让我察觉不到有人在。最后常是妈妈跳脚,埋怨我们又把红薯什么的忘了,给烧成灰了。我从不觉得灶边暖和,只有米饭的温度适宜暖身;但是无法使半凉的菜好吃一些。

这是一些不太会愉快的情形,我只好想其它的。比如说暖橙色的灯光,那是门缝和窗帘里漏出的蜜糖(我这样想是因为路上已看到那一家窗里的光);比如说充斥房屋的热气,她会在你跨进门的时候给你一个轻柔又结实的拥抱;比如说迷醉了你的食物的香气,让你急于追本溯源、“吃掉砂锅问到底”,她撩拨你的神经,并且该死的比食物本身长寿得多。你会忍不住掬一捧流动的迷蒙的蜜,并且颤抖仿若沐浴圣光;你会惊奇过后又安心笃定地明白,温存柔美的空气是谁用一句句轻声细语出来的;你会好笑地猜测包子或者黄油、韭菜或者新奥尔良调料、香奈儿或者线香的信息是否会提前在涌动的柔情中传播……有没有人在温软的沙发上半躺 等你来聊天,默默地凝视 等待另一方做完正事……

屋里涌动的柔情啊!有形有质有声有色有味,能感到呼吸被包容、语言被包容、动作被包容……

我要划多少根火柴才能有这样的温暖呢……



  •  手的温度

距入冬第一场雪的夜晚已一星期了。这七天里,我回归真实,在过去的一分一秒中寻找让我战栗的温度。让寒风与火炉一同出现,因它们都是我的温度。现在我看到历史书都会为苏联和中国的蜜月期而激动,那个温暖的房屋我还常去,前年作的悼念的诗我还能在一月内想起六次。

那年的死亡,也是在冰冰冷会下雪的时节。那夜手的温度不同于上一篇,那温度是属于我的属于我的温度,何以写下来与人分享?

 

作者: 李 卓尔

创作。看不懂是次元不同,来问我呀。

《风雪夜归人-李卓尔》有3个想法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