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扎着羊角辫的我傻乎乎的捧着书,读着一知半解的诗词。长大一点,梳着包头看着书,开始了解诗句的意思。而现在,青涩的我在文学的引导下走向深处。

唐诗的深处是繁华落尽后的落寞。他仰天长啸,有着“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的大气,有着“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的潇洒自得,有着“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的悲壮。他就好像一匹骏马,驰骋在文学这片大草原中,跌倒又站起来,抖落身上一身尘土,成为一颗光明照耀千古的璀璨明珠。

宋词的深处是哀婉下的坚定。战火喧嚣,打破了这大宋王朝的安宁与祥和,他双眉微蹙,身影单薄,姣好的面容在江南的淡淡烟雨下若隐若现,我听见了“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的慷慨激昂,听见了“浊酒一杯家万里,燕然未勒归无计”的无奈悲叹,听见了“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的感慨余音。但我看见过的更多的是消愁李后主的“剪不断,理还乱”的愁绪愁思,岳飞卫保国壮烈牺牲的“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满江红,苏轼的“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的豪情壮志。她是巾帼英雄,漫游在文学的海洋当中,才华横溢丝毫不逊万千豪杰。

元曲的深处是宁静下波涌的暗水。他是背井离乡的游子,走在乡间宁静的小道上,夕阳西下,感叹老树昏鸦,涩涩的冷风锤击,吹起万般的愁思。他叹息着,叹息窦娥的冤屈,叹息黎民百姓的痛苦,叹息国家的腐败颓废。这是感慨——“赢,都做了土,输,都做了土”;这是感慨——“千古兴亡多少事,悠悠,不尽长江滚滚流。”;这是感慨——“只吹的水尽鹅飞罢”。他是一幅画,展放在文学的画展中,印着昨日照耀今日,形散神聚,风云袅袅。

红楼梦的深处是情事件腐败下腐败王朝,三国的深处是演义下的穿越千年的浓浓豪情壮志,儒林外史的深处是怪诞的强烈批判讽刺。

天上书,不知不觉之间,我竟然已经置身于文学的深处,领略大半风采,诗词曲文中的神情意义已经完全驻扎我心。原来文学深处蕴含的精神感情,如此之深奥。含泪仰天长啸——“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文学爱的深沉!”

《诗》有一个想法

  1. 第三段第二行第一个字是“她”吧,第五行“消愁”李后主?第七行岳飞“为”保国。而且,这一句可改成“岳飞的‘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的壮志难酬”,“照汗青”是文天祥写的。
    第四段“赢,都变做了土;输,都变做了土。”少了两个“变”,而且这是词,不是曲。“千古兴亡多少事,悠悠,不尽长江滚滚流。”是南宋辛弃疾的词。“只吹的水尽鹅飞罢”是明曲。
    元曲比起诗词的特色是雅俗共赏,这一点可以和上文作对比。
    第五段,“情事件腐败下腐败王朝”,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