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秋雨时-李卓尔

“滴答,滴答”廊外屋檐不断地沥着水,慢慢地,落下的水珠由小变大,逐渐连成一线,在半空中绘出一排整齐的曲线。

雨,越下越大。这一场秋雨,不知又引起多少长夜难眠者戚戚的愁思。

我沉心听窗外雨声。起初,徐徐的清冷雨声是碎玉般清澈通透的音节。点点滴滴,仿佛含着无穷威势,打进人的心里,激起的秋思层层叠叠地晕染心境,就像雨水溅出的涟漪不断扩大,占据了全部思想。

听着听着,那好像变成了姐姐的声音,清脆的,仿佛在对我说:“我走啦,嗯……再见。”那年秋雨,我最终还是没有去送姐姐,不知不觉,分别已是一年了。这一夜秋雨,会和那时一样吗?

待回过神来,雨已渐渐大了。只见玻璃窗上留驻了大大小小的水滴,有的晶莹剔透,有的一片混沌;有的似珠圆玉润的杨贵妃,有的如轻盈纤弱的赵飞燕;有的在倏忽间流了下去,有的像一只虫蠕动着壮大自己。不过无论美丑,每颗水滴都含着世界的缩影,好像满窗水滴中各有一方天地,那里住着我和姐姐。此刻我耳中只余雨打枝叶萧萧声急,“叶叶声声是别离,雨急人更急”是呵,这倾盆的大雨扰人不得安宁,不复大珠小珠落玉盘的欣赏。对于离人,这秋雨究竟是促人最后一次相顾无言,还是作一回天意的阻挠?

这般胡乱想着,雨不似来时耐心,一下子竟全收了。若不是树梢、瓦檐还滴滴答答落些水,我都要恍惚方才一切皆是梦境了。出了门,房外的盆栽之前在风雨中枝叶顿挫,此时又神气十足地恢复了原状,被水衬着更显翠色。这两天入了秋,风也冷起来,雨后晚风令我不胜凉意,似乎闻到姐姐给我的零陵香草,但其实是一股透着凄绝的桂香侵袭了骤雨洗刷过的清朗空气。天空也很清朗,不似平日里黑沉沉,而是墨蓝挥洒。几近玉盘的圆月破云而出,铺下的光幕并不盛大而是纤薄如水银泻地,顿时四周清辉洒遍,镀了一层淡淡银光。月晕附近的天是苍蓝色的,显得如梦如幻。

草木是湿润的,房屋是湿润的,月亮也是温和润泽的,款款在秋夜骤雨之后来临的美景,也抚慰了多少长夜难眠者戚戚的愁思,换以全新的心境。

仿佛悠悠清泉一样,润泽了我的心灵的,是你吗,姐姐?

似曾相识,原来又是一个秋天,又是一年的秋雨时。

 

 

作者: 李 卓尔

创作。看不懂是次元不同,来问我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