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华渐失—-胡炀炀

妈妈一直说,年轻时的她是乡里最漂亮的姑娘之一,当年追求她的人可真多。要不是手被意外弄伤,还能当上模特呢。说罢,用一种有些嫌弃又颇好笑的目光瞧着父亲,父亲就笑笑。                                                                                                           妈妈的手与别的女人不同,她的手很特别。                                                                                                  因为那次恐怖的伤害,妈妈的手,原是圆润,细腻的手,沦为古怪粗糙的手,和同龄女人细心保养的手不能比。                                                                                                                                                     记得幼时,抱着妈妈温厚的大手,我问过她这些褐色的粗粝的疤痕是怎么回事。她一时有些失神,轻轻捏着我的手说,弄伤了,所以你以后长大了要小心别弄伤手。                                 也记得,每年冬天,她的手上一定有褐色的创可贴。我问她,怎么弄伤的?她说,每年冬天,以前的伤疤会开裂。一条一条的血口子像水蛭的嘴。                                                             还记得她诉说她的过往,她少女时代的事,用一种很微妙的语气,不厌其烦地说。我是不相信的,她也无所谓。直到有一天我从一个纸袋里翻出了她以前的照片。                                             我从不知道她有过这样不同的岁月。我相信她果真是那时最漂亮的姑娘了。她有着温和圆润的鹅蛋脸,留着那是别有风情的发型,上了一些淡妆。她的五官端庄秀丽,眉是黑而不浓的,眼是狭长,灵动而又笑意的,鼻是高挺光滑的,唇是上扬的菱角嘴,耳是精致小巧的,掩映在发间。                                                                                                                                流光,在老式的黑白艺术照中,溢出的是晶莹未老的流光。从苞蕾的时代,缓缓流淌,不曾黯去,亦不曾淡去,知道下一个世纪的今天,依然散发着温暖的流光。                                 而照片上的手,与现在她的手完全不一样。我从未看到她依然白皙柔嫩的手,我甚至看到了圆圆的指甲盖上淡淡的光晕。                                                                                                     那个年轻的少女,那个美好的少女,那个如春天般烂漫的少女。                                                                                   我从来没想到妈妈年轻时的样子。                                                                                                     如今容颜如纸以泛黄,当年的美丽在如梭的岁月里被渐渐抹去。                                                                       原来受伤的手,现在是越来越暗淡与粗糙了。                                                                                                                              不过温厚如前。

《光华渐失—-胡炀炀》有3个想法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