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桥—陆定晔

点上细纱灯,

摩娑着灯光人愈昏。

乡气镌刻呐喊,

注成了回忆一本本。

起不须鸣日,

自有那家息扣心门。

躇跚那古道旁,

总听见花草它诉心声。

朝不闻,那街道它车乱乱;

小河流,伴着木板水潺潺。

世界上,可否有一个永安逸的梦乡?

                     将我这疲倦之人永靠身。

摇啊摇,魂牵梦绕天堂终是外婆桥;

盼啊盼,外孙外孙地天天叫;

吵啊吵,隔着一墙肉它总是吃不到;

美啊美,篱落院里鸭又惊跑;

叹啊叹,离别只是一步遥;

乱啊乱,思绪飞奔流恋徘徊于古道;

落啊落,呆坐窗口望天边重回那抹笑……

《外婆桥—陆定晔》有一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