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香-顾嘉程

周末去看望祖父,刚走到门口,就闻到一股酒香。那股酒香很浓,进入鼻中却又觉得很淡,那一刻,我感到自己有点醉了,为这酒香而醉了。

祖父爽朗的笑声从里房渐渐传来,在这股酒香中,我发现他的嗓音更加圆润了,刹那间,我恍惚地看见了祖父那红润的脸颊,有神的双眼。

然而,从里房走出来一位佝偻的老人,白鬓垂在他那衰老的脸侧,我这才认得——我的祖父。他用低沉的嗓音对我说道:“咱们家酿酒了,今天就可以喝了。”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我看见五只大缸静静地立在房屋的一角。祖父走到其中的一只缸前,双手板住盖子用力往上一掀。顿时,一股更加浓烈的酒香将我团团围住,将整个房屋笼罩。酒气覆在皮肤上,凉丝丝的,却又让人不觉得寒冷。

祖父用汤勺从酒缸中舀出白糯米来,放入小碗中递给我,我接过碗仔细端详着这宛如汉白玉雕砌成的糯米,散发着夺目的亮泽,粒粒饱满,轻抿一口,糯米的香气和白糖的香气,再加上酒精的烈性香气,将我的味蕾全部覆盖,这股酒香渐渐侵入了我的大脑,控制着我。轻嚼一口,将那些饱满的糯米粒咬破,里面所积压的水分顿时迸裂出来,甜而不腻的味道在我嘴中蔓延。轻咽一口,酒香充斥在我的血液中,充斥在我的全身,虽然嘴中已没“酒”,但我的心中已有酒,心中一切的烦恼都被这股酒香冲散,永远也回不来。

品尝着碗中的酒,看着祖父的笑容,欣赏着这股酒香,我的心终于醉了。

《酒香-顾嘉程》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