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那树梅-吴迪

念,那树梅

今年的冬日,多愁善感,温度变化真如那绵延的小山,从楼上望下去,看着那光秃秃的一树梅树,为何还不开呢?即使是花苞也好,开些吧,像从前一样。

那日我见你开花,在这灰白的季节里,你那一身红艳的外衣是多么惊艳!那明媚的艳红,重燃了冬日的热情。

那一树红艳,似一树繁华梦境。

还有一树白梅。雪白。不知是否是我的错觉,它泛着淡淡银辉,就像是月亮的清辉,绕着片片花瓣,绕着朵朵白梅。

那一树雪白,似一树清明月光。

它们一左一右,相映成趣。自古来红梅更受世人喜爱。因为它在灰白的冬天却披着一身明媚的红艳在寒冷的冬日,冷冽的寒风中临寒而绽。开出一树繁花,这是多么惊艳。《甄嬛传》中不是有倚梅园么,那一片红梅,如海似潮,铺天盖地,给世人视觉上的冲击感与嗅觉上的诱惑。世人爱红梅爱的轰轰烈烈,白梅这儿却有点冷清。但它还是依旧的开,也依旧很美。“忽如一夜春风开,千树万树梨花开。”梨花白,白梅更白。“雪却输梅一段香”雪白,却输它一段香。白梅开着,不管有没有人欣赏它,就这样默默的送出幽香,开着月光,清雅而潇洒。

红梅与白梅的存在就像月亮和太阳,大多人向着太阳,因为它带来温暖,带来光。很少人会去仔细的观察月光。很多人喜欢外表的光彩华美,这是自然,美丽人人追求。但是谁又会发现白色的素雅与清高?

华丽的美与素雅的美是不可比的,它们是两种不同的境界。

红梅与白梅是不可比的,它们是两种不同的存在。

但它们都是冬日的天使,无论是谁都又不畏严寒在冬日里绽放的勇气。无论是谁都奉献着,装点着朴素的冬日。

那树繁华,那树清辉。

《念,那树梅-吴迪》有4个想法

  1. 梅花不与百花争时光,不和群芳斗艳丽。每到百花凋零,严寒刺骨的冬季,梅花便如婀娜多姿的仙女,悄然飘落在山岭坡间、园林径旁……别有韵致:含苞的娇羞欲语,脉脉含情;乍绽的潇洒自如,落落大方;怒放的赧然微笑,嫩蕊轻摇。有的娇小玲珑,憨态可掬,像初生婴孩般可亲;有的青春洋溢,热情奔放,似亭亭玉立少女般可爱;有的超凡脱俗,端庄大方,如持重贵妇般可敬。她们或仰、或倾、或倚、或思、或语、或舞、或倚戏秋风,或笑傲冰雪、或昂首远眺……奇姿异态纷呈,美不胜收。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