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胜有声——詹研

无声胜有声                  

父爱如山,没有修饰,没有言语,没有母爱般温柔如水,却始终耸立在我的生命之源,滋润了我的心田。

记忆中的爸爸跟我交流不多,深沉中带着严厉。记得还在上小学那会儿,从同学处得知无锡的阳山值得一游,很想让妈妈带我去征服它,无奈她要加班,硬着头皮求助爸爸,些许迟疑后,他居然点头答应了。

阳山的海拔远及不上五岳,但当我亲身站在它的脚下时,还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望着一眼望不到头数不尽的台阶,情不自禁地向后退了一步,却好像碰到了什么。转身一看,爸爸正拦在我的身后,坚定的目光如炬地炙烤着我。是啊,还没开始怎么就打退堂鼓呢?

我咬咬牙,硬着头皮踏上石阶,“噔噔噔噔”一路飞奔,不一会儿,细密的汗珠便渗出在我的额头,炙热的阳光即使被浓密的树叶裁成一束束,洒在我的脸上却还是令我燥热难耐。抬头望着似乎永远也走不到尽头的石阶路,我有些泄气了。一直护在我身后的爸爸此时走上前,喘着粗气却什么也没说,只是用宽大的手用力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咬咬牙:一定要坚持到底!

于是深吸一口气,我继续向前。终于,我走到了石阶路的尽头。再往前便是杂草丛生的黄土小路,只容得下一人通过,一边是悬崖,没有护栏。荒乱的野草中隐隐约约露出一些杂乱的脚印,很多游客在这里就折返了,但我却决心要登上山顶。回头征询爸爸的意思,他随即点点头,眼神中却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慌乱。

我随手折过一根枯枝,一边拨开枯草,一边小心翼翼向前挪动着。没有了植被的阻挡,似火的骄阳更肆无忌惮地炙烤着我,我只觉浑身的水分都在争先恐后的地逃向体外。正当我大口喘着粗气的时候,爸爸有力的大手拉住了我,他喘得更厉害,很艰难地朝我挤出一丝笑容,然后示意我跟在他身后,他则侧身小心挪步移到了我的前面,深一脚浅一脚地为我开路。

有爸爸在前面开道,行走起来容易多了。看着他高大的背影,不知怎么的我浑身充满了力量,一鼓作气跟着他登上了山顶。阵阵清风抚过脸庞,山下碧绿如丝绒般的田野一览无余,我深吸一口气,尽情享受这“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感觉。我欢呼着喊老爸快过来一同欣赏,但他却只是摆摆手,坐在离悬崖最远的一块大石头上,不停地喘着气。我大笑他没用,还不如我。

回到家,妈妈也刚好回来,当我眉飞色舞地向她滔滔不绝地讲述阳山上的风光时,妈妈吃惊道:“你爸真陪你爬上山顶了?他有恐高症啊!”

我猛地一惊,急忙去拉爸爸的手,仍能感受到他的手心湿湿的……

哦,父爱无声胜有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