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夜-胡千伟

太阳,带着最后一路光辉西沉了;月亮披着他那黑斗篷从东高冷的升起——秋天的夜晚降临了。一个人躺在床上聆听夜的声音。

天公似乎生气了,刮起了这种大风。哗啦哗啦,硬生生地在无辜的樟树身上拉下了几片叶子,赶走了树上即兴歌唱的小鸟,也带了沙尘,迷乱了世人的眼睛······但,这坚硬的呼呼声,从我心上掠过,不知不觉修复了心上的凹凸:它锉掉了挺立的傲气,磨掉了隆起的妒忌;填平了深陷的自卑,弥补了浅浅的被商贩······

听,夜的呼吸,是那么急,是那么得急。

风,已成 了骤风,似发誓要把整个世界扯断一样,自己下意识的把被子紧了紧······走下床,明月已当头,几片“彩云”仍在“追”着月。又爬上床,合适双眼。渐渐地,渐渐地,虽然外面的世界没有平息,而我的内心却早已宁静,重返那颗圆润的心。

夜的声音白天所没有平息,而我的内心却听惯了那喧闹的白天的声音,却在梦境里语夜的声音失之交臂······

《听夜-胡千伟》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