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的你(一)- 霍欢

时隔这么久,我终于有了足够的勇气和心情来书写我与你的这段时光。                                                                                                                                                                                                                                                                                             ——题记

我忘记了很多东西,甚至是我们的初次相遇。因而再也不敢忘记属于我们的任何事情。

我们初次一起吃饭,是军训。本是无聊而烦闷的暮夏,因有你不同寻常。你如同一杯加了柠檬和冰块的红茶,有着清凉的感觉,与酽酽的色泽。

我们的第一个饭后话题,是容若的词。在略显凉爽的树荫下散步,我同我说起纳兰容若。你背诵《饮水词》中的几首,亲切地犹如我当时挚爱的那支乐队。你轻声告诉我:“家家争唱饮水词,纳兰心事几曾知?”

…………

那些第一次,都活在我的记忆中,在我的梦中一遍遍上映这些时刻,永不疲倦。

 

你一遍遍说着“后来他死了”,与我讲荣耀的辉煌;你念着温婉的容若词句,却写了《谋杀》这样又残酷又现实的的文字;你浅吟低唱微草的世纪,和我讨论王尔德的《道雷 ·  格林的画像》……

你说的和你做的多半不一致,然而我知道,                                                         你就是你,从未改变。

 

我害怕忘记,即使我知道了“如果没有忘,何以记”。所以我迫不及待,又小心翼翼记录下来。以备来日用作呈堂证供我们的见证。

此夜此时,我执笔书写,细细思忆,发现那些已涣散的旧事,仍静静地晾在那里,甚好。

 

以此文,致我心中的你。

2014.12.3                                                                                                                                 ——凄风刺骨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